Facebook RSS
Home » 書訊 » 生活 » 消失的沙皇祕寶深埋德國?二公噸黃金深埋德國?世界第八大奇跡「琥珀廳」的祕密即將解開……

消失的沙皇祕寶深埋德國?二公噸黃金深埋德國?世界第八大奇跡「琥珀廳」的祕密即將解開……

Published on 四月 9, 2010 by in 生活

消失的沙皇祕寶深埋德國?二公噸黃金深埋德國?世界第八大奇跡「琥珀廳」的祕密即將解開…….

一個國家不論因何理由而遭逢戰禍,我們都應放過那些能榮顯人類社會文明的建物,切末助長了敵人的力量——譬如神殿、陵墓、公共建築,以及所有具備超凡之美的成果……如此肆意剝奪對方的藝術成果,無異於宣告自己為全人類之公敵。
——瓦特爾,《萬國公法》,一七五八年

我曾經深入研究過在彼得城、沙皇村,還有巴甫洛夫斯克等地的歷史古蹟,並且在這三座城鎮裡見識到了對古蹟極端野蠻的對待。更過份的是,從破壞的狀況——已經無法詳加列舉,因為實在太多太多了——可以明顯看出那是早有預謀的。

——艾米塔吉博物館館長,伊歐瑟夫‧歐貝里,在紐倫堡審判前所做之證詞,一九四六年二月二十二日。

序章 
奧地利,毛特豪森集中營
一九四五年四月十日

  囚犯們都叫他「耳朵」,因為他是八號營房裡唯一懂德文的俄國人。沒有人叫過他的名字,卡洛‧波爾亞。打自他一年多前進入這座集中營的第一天開始,耳朵——xo——便成了他的識別名號。然而那卻是個他引以為傲的綽號,一個他極端認真看待的責任。
  「你聽到了什麼?」一名囚犯在暗處小聲地問著他。
  他人靠在窗戶邊,屏氣凝神地緊貼著冰冷的玻璃片。
  「他們還想找別的樂子嗎?」另一位囚犯問。
  兩天前的夜裡,守衛過來帶走了八號營房的一位俄國人。他是來自黑海附近羅斯托夫的一名步兵,剛來到這座集中營不久。他的慘叫聲持續了一整夜,直到一陣噠噠噠的槍響之後才停止,然後隔天他渾身是血的屍體被吊在大門旁邊給所有人看。
  他迅速回頭望了一眼,「安靜。風的聲音害我很難聽清楚。」
  滿是虱子的床鋪共有三層,每個人能分到的空間不足一平方米。一百對凹陷的眼睛凝視著他。
  全部的人都很重視他的命令。沒有人亂動,他們的驚懼早已被恐怖的毛特豪森所吞噬。他忽然掉頭離開窗邊,「他們過來了。」
  不一會兒,營舍的門碰然而開。八號營舍的管理人胡默中士出現在門口,冰冷的夜寒自他的身後傾瀉而入。 
  「Achtung
  克勞斯‧胡默是個Schutzstaffel,人稱SS的納粹黨衛軍。他的背後還跟著另外兩個帶著武器的黨衛軍。駐守在毛特豪森的衛兵全部都是黨衛軍。胡默沒有帶武器。他從來沒有。六呎高的身材和健壯的四肢已足夠提供他充裕的保護。
  「需要幾個志願者,」胡默說:「你,你,你,還有你。」

Tags:
 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Plurk Share on Pixnet Share on Weibo Share on Reddit Share on LinkedIn
No Comments  comments 
© Sharp Point Publishing Group.
credit